新闻中心

New Center

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| 新闻中心  | 媒体报道
分享到:

烟台日报:肛泰被“山寨” 遭遇维权难

2015-12-10

  “前几天在网上买了几盒‘肛泰’肚脐贴,但用了后丝毫没有效果,仔细一看才发现买的居然是‘山寨货’,根本不是荣昌制药股份有限公司生产的……”“双十一”刚过,荣昌制药的销售部门就接到不少消费者的投诉,称在网上买到了假冒的肛泰。

  培育多年的品牌产品被“山寨”,多年来,这个问题一直困扰着烟台荣昌制药股份有限公司。“越是知名的品牌,被模仿就越多,对公司造成的损失也越大。”荣昌制药总经理王荔强的话语中透露着无奈。“贴肚脐、治痔疮”这句广告语在整个医药行业可谓人尽皆知。自1994年上市以来,“肛泰”品牌系列凭借在世界上首创了“贴脐片”这个新剂型,采用透皮、缓释技术,疗效显著,成为荣昌制药的拳头产品。但随着品牌的推广,“肛泰”品牌也一直被“山寨药”和“傍名牌”等问题所困扰。而更让企业头疼的,还是维权路上的艰辛和因相关企业“傍名牌”所导致的市场秩序混乱。


  “山寨”泛滥  “肛泰”年损失近千万元  

  近日,在荣昌制药销售中心,该公司法务部主任孙鹿给记者展示了两个均为“肛泰”产品的药盒。“从外观上,与我们的正规产品很相似,基本上看不出什么差别。”孙鹿告诉记者,但这就是消费者在某知名网上销售平台购买的“山寨药”,其外包装与荣昌制药的肛泰品牌系列产品所差无几。然而,消费者使用后,药效却很差。“这种‘山寨’药品并不稀奇,我们接到消费者投诉后,进行了核实,发现不仅在网络电商平台,在陕西、辽宁、江西等省份的部分药店也有销售。”孙鹿说,现在假冒肛泰品牌系列产品的“山寨药”非常多,且不定期出现。目前,公司参与打假维权的产品有痔得肛泰、肛之泰、痔爽肛泰、肛泰静电理疗贴等十多个“傍肛泰”的“山寨药”。

  为什么这么多企业热衷于“山寨”?孙鹿分析称,“首先,经过20多年的积淀,肛泰商标品牌的名气越来越大,越是名牌越容易被‘山寨’;其次,肛泰贴脐片采用的是透皮、缓释技术,在世界上首创了“贴脐片”这个新剂型,用于内痔、外痔、混合痔等出现的便血、肿胀、疼痛,患者使用肛泰‘不疼、不脏、不尴尬’,赢得市场的青睐,多年来销量稳步增长;第三,则是因为‘山寨药’虽然没有肛泰治疗痔疮的核心技术,甚至于没有医疗技术,但却能以极低的成本模仿肛泰商品外观,来蒙混过关混淆视听。”

  为了沾肛泰品牌系列的光,“山寨”手法越来越高明,从而误导了消费者,也成为导致“山寨”药品泛滥的主要原因。比如“山寨”肛泰产品,打开包装后,里面的药贴看起来几乎与正规产品一模一样,使用方法也是一样的,但是消费者用起来后根本没什么治疗效果。其实,如果仔细看外观就会发现,这些“山寨”药品大都没有药品批号,即便有,也是按照医疗器械审批的。“它的批号不是药品,只能通过申请药品中使用的胶布或凝胶等属于医疗器械范围的产品,来获得医疗器械批号,而药品本身却未经过任何药监部门审批,这也就不难解释为什么会没有治疗效果了。”孙鹿说,“这就是拿医疗器械批号当药品卖,把侵权行为披上了合法的外衣。”“山寨”药品的泛滥,对消费者造成了影响,对荣昌制药来说同样造成巨大损失。“因为前期的研发投入和研发周期等原因,我们的成本非常高,包括药材和原材料成本都很昂贵,每年对我们公司造成的直接经济损失保守估计至少上千万元。”孙鹿说,“对品牌的负面影响则是难以估量。”


  维权艰辛  一个官司耗时五年才胜诉

  面对如此泛滥的“傍名牌”行为,被“山寨”的公司为什么不维权?“不是不维权,而是维权非常难。”孙鹿说,“公司这么多年来一直在维权,但因为程序复杂,至今暂未彻底杜绝傍名牌的行为。”以网上销售“山寨药”为例,发现问题后,公司只能向电商平台发起投诉,电商平台处理时也会删除链接并撤架。但如果“山寨”的企业重新注册一个账号,还可以重新上电商平台。“电商平台只针对产品,没法针对‘山寨’的企业。”孙鹿告诉记者。

  利用行政投诉来处理呢?对于记者的疑惑,孙鹿也给予解释,“一般遇到傍名牌行为,我们首先要找到该假冒产品的批准文号,大多数假冒产品多注册医疗器械文号,确定批准文号真伪后,再到药监局部门投诉或进行工商投诉。”孙鹿介绍,“从以往经验来看,假冒产品的生产厂家地址非常难找,工商投诉经核实后会派员出现场,我们公司人员跟随,公司在人力、财力、时间等方面浪费严重。”即便核实是假冒产品,如果处罚制假公司,还要根据营业收入,但营业收入无法统计,所以处罚基本不会对制假企业造成影响,也很难起到警示作用。

  如果在实体药店,同样是难以处罚。孙鹿说,“山寨”药品目前在全国各地都有出现,因为销售渠道广,查处难度大。“现在不仅仅是一家公司‘傍名牌’,好多公司和经销商都在打‘擦边球’,这个问题不仅是困扰着荣昌制药,很多知名药企都遇到类似问题。”“傍名牌”维权难,并不仅仅体现在“山寨”药品方面,更有甚者已经开始了专利之争。孙鹿介绍,曾经有一家企业模仿的“肛泰”产品,外包装已申请为外观设计专利,与荣昌制药的“肛泰”系列外观设计专利相冲突。“外观设计专利的存在使得我们维权多了一步向国家行政机关(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委员会)申请撤销的程序,现该专利已被撤销。”

  无独有偶。2008年,上海一家医院投资公司成立了“肛泰医院”,并申请了“肛泰”商标跨类注册。这就极易使消费者想到荣昌制药的“肛泰”商标系列产品,与这家肛泰医院之间产生关联性的误解,无奈之下,荣昌制药采取法律手段,开始了漫漫维权路。孙鹿回忆称,刚开始打行政诉讼官司,由国家商评委进行裁定,然后由北京中级人民法院进行审判,最后官司打到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,最终于2014年判决,荣昌制药获胜,驳回了该公司的“肛泰”商标注册。孙鹿告诉记者,“这场‘拉锯战’从2009年开始,到最后裁定历时五年的时间,对公司的损害非常大。”

  即便如此,这场傍名牌争执并未结束。孙鹿透露,原来的侵权公司行为停止后,该投资公司又重新注册一个类似商标,又开始侵权行为。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,荣昌制药只能再次采取诉讼手段来维护合法权益。“他们申请注册公司很简单,但我们打官司获得最终判决需要好几年,成本很大。目前,这场官司已经审理一年多了,在投入大量人力、物力、时间后,荣昌制药取得成功,对方只需要更换名目再次进行别的侵权行为,我们又将重复这一过程还得申请诉讼。公司不仅花费高昂的成本,在这期间,对消费者也会造成很大的损失。”


  专家支招  “国药准字”在网站可查询

  假药“傍名牌”行为,受损失的不仅是被侵权的企业,还有消费者。在孙鹿看来,“因为有些‘山寨’药品根本起不到治疗效果,甚至称不上药品,消费者使用后,只会耽误病情。”因此,消费者购买肛泰品牌系列产品时,还要到正规药店购买,并认清肛泰品牌系列的商标标志和荣昌制药的企业标识。

  至于如何辨别的问题,孙鹿给消费者支招,“关键是认准商标,再就是看清药品批号。”他介绍,一般山寨药品的注册证号是食药械(准)字,正规公司的批准文号是国药准字,这是最直观的区别方法。

  辨别“山寨”药品,食药监部门相关人士也介绍,印有“国药准字”的才是药品,消费者可以在国家药监局网站上查询,如果药准字号的内容与药品外包装上的标识相同,就是真的。同时,药品说明书格式通常由“成分”、“性状”、“功能主治”、“不良反应”等内容构成,而山寨药品的说明书一般没有这些内容。

  对于“傍名牌”和“山寨药”的问题,有关医药行业专家表示,尽管政府部门曾经发布了相关法令禁止这些假冒产品生产,但由于各监管部门之间衔接不够、处罚力度轻等,仍然给“山寨药”留下了生存空间。要真正杜绝“山寨”产品扰乱医药市场,防止“傍名牌”行为发生,还得建立更完善的监管机制。